综合新闻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生殖中心刘奎研究员访问生殖医学中心
发布时间:2020-01-14 10:25:46   更新时间:2020-01-14 10:25:46   作者:北医三院   浏览次数:14

2020年16号北医三院生殖中心很荣幸请到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生殖中心刘奎研究员为广大同行作报告,报告内容涉及到以小鼠为动物模型分析哺乳动物卵母细胞发育的分子机制探索,以及原始卵泡激活和卵巢早衰的相关研究进展,报告内容非常精彩。

众所周知,从女性胎儿时期到绝经期卵巢处于一个动态发育过程。卵巢的功能单位是卵泡,哺乳动物卵巢中有95%是原始卵泡,在超声下是看不到的,容易被忽视,我们在研究过程中缺少一个好的工具和好的动物模型。雌性的生殖细胞是一个持续衰减的过程,刚出生时数目在200万个左右,到达绝经期时生殖细胞数目一般不超过1000个。2015年张华教授的一篇综述里详细介绍了人和小鼠的原始卵泡的结构,由一层薄的柳叶形体细胞包围着卵母细胞。女性生殖周期是由原始卵泡的生命周期决定的。在卵泡及卵母细胞发育过程中可能涉及到的关键信号通路为PI3KmTOR信号通路。把PTEN作为卵泡发育的“刹车”,PI3K作为能量“油”发挥作用。通过在原始卵泡中特异性条件性敲除PTEN后发现,卵母细胞过早激活,最终导致卵巢早衰。通过抑制PTEN(抑制剂bpV)和激活PI3K(激活剂740Y-P)诱导卵泡发育,完成原始卵泡的激活,可以用于原始卵泡体外激活(IVA),为卵巢疾病患者女性提供治疗手段。

那么颗粒细胞作为卵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颗粒细胞中的信号通路变化是否能影响卵母细胞发育?通过特异性敲除前颗粒细胞中关键基因的肿瘤抑制结节硬化复合物 1 tumor suppressor tuberous sclerosis complex 1TSC1) 基因,会导致mTORC1信号通路的活化,进一步导致前颗粒细胞激活,最终引发整个原始卵泡的协同激活发育。相反,当特异性敲除前颗粒细胞中的mTORC1复合体中的活性元件(regulatory associated protein of mTOR complex 1RPTOR), 则会导致前颗粒细胞激活失败,引起原始卵泡激活失败而死亡。近期,刘奎教授组通过敲除Speedy后,发现端粒不能有效的结合在核膜上,导致雌性生殖细胞死亡,引起卵巢早衰。此外,ZCWPW1是一个H3K4me3组蛋白修饰阅读蛋白。通过Zcwpw1的敲除鼠构建,发现在8个月时雌鼠卵巢变小,基本没有卵了。这一系列的数据表明卵母细胞发育受到多元的网络式调控,对于卵泡发育的机制研究不仅局限于基因表达水平,还有很重要的表观遗传学,所以说女性卵母细胞发育及生育力维持还有很多未解之谜需要进一步探索。

报告结束后,大家和刘奎教授就各自感兴趣的方面继续展开了更深入的交流和探讨。

                                   (报道人:刘强)

版权所有:辅助生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266043
备案号:京ICP备05082115号-8 京卫网审[2014]第0011号